[2018.05.09]小哲谈谈逻辑谬误之幸存者偏差

最近看到关于一个解释【幸存者偏差】的二战飞机研发案例引发的讨论,有很多证据证明这个案例只是广泛传播于投资界、经济学界和鸡汤界的这么一个谣言段子。之前多次接触过这个案例和误幸存者偏差这个概念,今天小哲在这里不做是否是谣言的判定,这个理论的确是引发了一些思考的。

还是稍微解释下幸存者偏差,“幸存者偏差” 又叫做“死人不说话”,简单的说就是当取得资讯的渠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(因为死人不会说话),此资讯可能会存在与实际情况不同的偏差。

那个广为流传的案例是:二次世界大战时,美英联军对德国展开了战略大轰炸。由于德国防空力量强大,美英空军损失惨重,国防部找来飞机专家,要求研究战斗机受损情况,对飞机进行改进。专家们检查了执行任务归来的飞机,发现所有飞机的机腹都伤痕累累,于是专家们建议,机腹非常容易受到防空炮火攻击,应该加强机腹的防护。最后国防部的改进要求却是,改进和加强对机翼的防护。因为国防部的一个统计学家发现,能够幸运返航的飞机,机翼都完好无损,这说明,被击中机翼的飞机都坠落了,而仅仅被击中机腹的飞机都返航了,应该加强防护的是机翼,而不是机腹。统计学里将这类因结果导致错误认知的情况,称为“幸存者偏差”。

在这里小哲不管它是什么统计学医学心理学之类的,不管什么经济学案例,亦或是什么鸡汤文,的确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对一些事物的判断会出现幸存者偏差这种逻辑谬误。在思考问题时应该多参考几个维度,当它们的反馈都指向同一个方向时,那才是合理的判断。

[2018.03.08]小哲谈谈互联网短视频的春天

最近这一年,各种短视频APP层出不穷,各领风骚,观察新媒体趋势发展的我之前就说过,新的自媒体时代的内容生产者将越来越平民化,随着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时间不长、快节奏娱乐等优势在短视频上得以体现。
小哲稍微分析了一下短视频这个东西的各种分众玩法,还有内容的几个特点。
首先是不同平台的分众方式,这里稍微提一提,由于打市场和扩展市场两个阶段不同,所以难免众多平台后期会逐渐趋同,但是目前还是有很多差异化的。我就不一一对应平台了,可以自己对号入座。例如有的平台提供选择,让用户自己找感兴趣的内容进行播放,有的平台缺直接让用户刷,不需要选先看了再说。这种差异是可以聚集不同习惯的用户的,没有优劣之分,主要还是看喜欢那种操作的人比较多而已。
其次是内容生产的部分差异,有些内容是精心制作团队策划出来的,有的是身边趣事直接分享,目前的短视频平台对后者的友好度更高,正因为可以大众参与才有更多更有趣的内容,而更多更有趣的内容也能带来更多的用户,良性循环才能不断前进。当然,平台会给精心制作和明星内容进行优选,这样提高了内容的质量就能提升平台的气质基调。
说说盈利模式吧,短视频平台作为一种新媒体,广告和宣传推广当然会是第一收入来源;随着直播行业在之前就已经铺平道路,那么礼物或者办卡的分成也会带来可观的收入;但小哲认为这两种方式都有需要探讨的地方,作为快节奏时代的短视频产品,用户要的是快节奏的体验,广告时间必然也必须短,而且强制观看广告肯定是在自寻死路,可关闭的广告效果就会大打折扣;而由于视频内容的自由度很高,优秀的内容中带有内容生产者植入的广告,平台是不可能进行过分干预的。再说说礼物和办卡,由于直播的互动性高,这个模式没什么问题,但短视频基本没有互动,那除非探索一种互动模式,否则靠打赏赚不到钱,内容生产者和平台就都不好过,而且一旦内容生产者流失带走用户,最终平台更不好过了。
无论如何,短视频的未来肯定是光明的,但是盈利模式都还有待探索,加之互联网发展的规律,最终短视频平台的未来早晚会是合并整合的,会是大佬巨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