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2018.07.21]小哲谈谈博弈论囚徒困境

上次在聊懦夫博弈的时候就提到过这个囚徒困境,它是博弈论中非零和博弈的代表性的例子,我在很早之前也聊过零和博弈,所以还是老套路,分享加思考。
先看来看看这个经典的囚徒困境吧。

警方逮捕甲、乙两名嫌疑犯,但没有足够证据指控二人有罪。于是警方分开囚禁嫌疑犯,分别和二人见面,并向双方提供以下相同的选择:
若一人认罪(Confession)并作证检控对方(术语称为背叛(Defection)对方),而对方保持沉默,此人将即时获释,沉默者将判监10年。
若二人都保持沉默(术语称为合作(Cooperation)),则二人同样判监1年。
若二人都互相检举(互相背叛(Mutual cooperation)),则二人同样判监2年。

囚徒困境的主旨为,囚徒们虽然彼此合作,坚不吐实,可为全体带来最佳利益(无罪开释),但在资讯不明的情况下,因为出卖同伙可为自己带来利益(缩短刑期),也因为同伙把自己招出来可为他带来利益,因此彼此出卖虽违反最佳共同利益,反而是自己最大利益所在。并不是每次个人的“理性选择”都能让自我利益最大化,也许会让你陷入一个“囚徒困境”。大量例子说明,在“囚徒困境”中,常常是先动手的一方会占一些优势。那么,“先下手为强”吧。

[2018.07.10]小哲谈谈懦夫博弈思考

最近在思维训练课程里听到了一个懦夫博弈的案例,说的是在一场汽车互相高速对撞行驶的赌博之中,谁先认怂转向就会输掉面子,而双方如果都不选择转向,那么结果将会是两败俱伤的相撞。让对方认怂转向的方法有一种,拆下方向盘给对方示意,也就是告诉对方你自己已经没得选了,这个时候对方采取行动时的思考和抉择,就不再是认怂还是赌对方先认怂,变成了是同归于尽还是拯救双方,而同归于尽的明确结果是博弈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,那么双方得救的几率就提高了很多,但是在这种策略的执行下,使自己失去主动变成被动,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把决定权交给对方是需要勇气和跳脱性思维的。
这个博弈论的一个案例在了解了以后是相当的有启发,所以小哲也对懦夫博弈进行分享。

懦夫博弈也叫懦夫游戏或胆小鬼博弈,英文Chicken Game直译也有称之为斗鸡游戏或斗鸡博弈的,但Chicken在美国口语中是“懦夫”之意,Chicken Game本应译成懦夫游戏。
经典懦夫博弈案例如下:
一场赌博,两名车手同时向对方驱车而行,会出现以下三种情况:
若一方让开(术语转弯(Swerving)),则让开的一方被耻笑为“胆小鬼”(Chicken),失去赌博本金。另一方获胜(术语直行(Driving straight)),并获得对方的赌博本金。
若双方让开,这场赌博平局(Tie),大家收回各自本金。
若两人都拒绝收掣(不让开),任由两车相撞,最终车毁人亡,记为双方失去10倍的赌博本金。

懦夫博弈结论如下:双方都没有支配性策略。(转弯,直行)和(直行,转弯)两种情况为纳什平衡。除(直行,直行)外的三种情况均为帕累托最佳(同时,也使社会福利化最大)。
现实意义:边缘政策会引进风险不可控的元素:即使所有玩家理性行事的风险面前,无法控制的事件仍然可以触发灾难性的结果。

懦夫博弈和囚徒困境是不同的,下次小哲再说说对博弈论里囚徒困境的思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