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恐怖系列 > 恐怖长篇系列——左眼的故事(四)

恐怖长篇系列——左眼的故事(四)

黄小洁身前的秽迹与203室地面的灰迹成分完全吻合。也就是说,黄小洁是趴着被人拖进203室的。至于她是怎么在屋内突然离开地面,怎么从屋内被挂到楼外的大槐树上,就不得而知了。刑侦队员们面面相窥。从上次王娟凶杀案到现在有三个多月还没有找到什么线索,案子破不了,谁都觉得不是味道。同样的案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发生,又是同一地点同一状况,而且是同一样的 无头无尾,让每个人都觉得憋着股火。刑警老杨摸着自己发亮的额头说:“真***活见鬼!看来这个月的奖金又泡汤了。”李敏无奈地摇摇头。北窗外大槐树上的枝叶也在随风飘动。
  对于前后发生的相同案件,省公安厅予以了充分的重视。经有关领导指示,市公安总局抽调人力组织专案调查组直接负责南坪85号凶杀案。李敏很高兴被抽调到这个专案组。除了每天有三十多块的补助之外,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参与如此受省领导重视的大案要案的调查,让她也开心不已。很快,去黄小洁学校调查的同志带来了令人兴奋的结果。他们找到了在那个晚上最后看到黄小洁的聊吧老板。在市局刚腾出库房后建立的专案办公室里,聊吧老板详细讲述了最后见到黄小洁的情况。“当时她和一个男的在一起。那男的大概二十来岁吧,穿的好象是件白色衬衣,灰蓝色长裤,看上去挺土的。长的嘛?长的挺帅。大眼睛,白牙齿,红嘴唇,就是皮肤有点白,好象没有血色似的。”“他的牙齿很特别吗?”负责做笔录的李敏禁不住问了一句。因为通常案件中很少有人对别人的牙齿这么注意。“不是,不是。”聊吧老板连连摆手。“他的牙齿没什么特别的地方。只是比较明显,尤其是在笑的时候,让我一眼就注意到了。唔,对了,那个男的手上有块酒瓶盖大小的褐斑。”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,专案组的刑侦队员们立刻警觉起来。有人从法医那里拿来了各式各样的人体斑痕照片,让聊吧老板辨认。聊吧老板看了半天,才指着一张照片说:“啊,对了,就是这种样子的。”翻过照片背面,写着两个字——尸斑。在坐的每个人心里都不禁泛起一股寒意。聊吧老板垂头丧气地说:“这事情真晦气。这女孩出事那天我收的钱里就有一张是冥币,难道活见鬼了?”究竟有没有鬼,谁都不清楚。
  开了一晚上会,抽了一堆烟屁股后,专案组领导才最后决定,在南坪85号附近布点监控。除部分蹲点的同志外,其余同志继续追查手背上有褐斑的疑犯线索。很快一个月又过去了。对疑犯线索的追查毫无结果,而对203室的监控也没有发现异常。南坪85号的几家住户依旧平静生活着,有两口子拌嘴的,有上班迟到的,有早退上市场买肉的。。。。。。没有什么能说明什么。203室依旧空空荡荡,没人进也没人出。
  平静,使埋伏在四周的刑警们都疲惫不堪。但是,九月十三日午夜,怪事还是发生了。刘强,男,23岁,是一个惯偷。他的作案手法非常简单,就是把事先印好的虚假宣传广告挨户塞到门缝里,第二天再来查看,凭借广告在与否来判断该住户的生活规律。如果有的住户广告几天都没人动过,那么他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开门入室了。这一次,刘强把目标锁定在南坪85号的203室。203室的广告一连几天都没人动过。从楼下看去,窗户里黑漆漆的,看不出有什么不妥。刘强暗自窃喜,他准备动手了。
  九月十三日晚11点54分,负责监控203室的刑警发现有可疑人物走进南坪85号破旧的楼梯入口。 刘强自己并不知道,他这几天的举动早就被马路对面楼上的望远镜观察的一清二楚。他大模大样走上85号狭窄的台阶后,在203室门前徘徊了一会,在确定周围没有危险时,他才从挎包里掏出撬门用的钢尺和钢丝。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埋伏在附近的刑警们已开始向南坪85号楼下悄悄集结。埋伏了一个多月,今天终于有人要进203室了,大家的心情都很兴奋。203室的门是一把旧锁。刘强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锁珠,轻轻一拨,门开了。203室里漆黑一片,像一张巨大的嘴,欢迎着他的到来。刘强没敢磨蹭,蹑手蹑脚走进去,反手轻轻关上门。
  11点58分,报话机里传来“疑犯进去了,动手!”的命令。刑警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上楼,一脚踏开了203室的门。就在干警们破门而入的瞬间,203室里却突然传出“啪”地一声,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摔在地上。刑警们在手电光的乱影中,203室依旧是班驳的墙壁,厚厚的灰尘 。刘强已经平平地倒在房间中央,他的双眼圆瞪,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恐惧还是惊讶,以至于嘴角不停的在抽动。他还没死,不过和死已没什么区别了。在送医院的路上,他只是不停念叨两个字:“眼睛,眼睛,眼睛。。。。。。”什么眼睛?刑警们面面相窥,阴郁的气息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。
  后半夜,刘强就因为心率不齐引发心血梗塞死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大夫们一致认为,过度惊吓才是刘强的真正死因。刑警里有人在咬牙齿,有人在抽烟,甚至有人在发抖。刘强究竟在203室里看到了什么?又是什么在漆黑的房间里将他吓个半死?刘强临死前说的眼睛又是什么意思?以及在刑警们冲进去时所听到“啪”一声又有什么古怪呢?一切的一切,难以解释,而且发生的诡异而离奇。 刘强就在人们的眼前被活活吓死,死的匪夷所思。是不是可以说,203室真的有冤魂?
  第二天下午,李敏坐在办公室的微机前开始打昨天晚上的行动报告。面对一团又一团的诡异离奇,她实在打不下去了。一切证据都表明,对这个案件的侦破不是和人在打交道,而是在和鬼打交道。写什么呢?如果写专案组活见鬼了,估计省局的领导是不会满意的。倒了杯茶,李敏握着有点发烫的茶杯犹豫着。好在报告过明天才交,有的是时间赶。所以她索性点开Internet,挂上QQ,在网络上放松一下。看了会股市新闻,她的QQ开始跳了。跳动的是一个独眼海盗头像,叫做花落无声。“嗨,你好。”“你好。”李敏敲击着键盘。花落无声在她的好友栏里,可是她记不起什么时候加过着个人。“聊聊好吗?”“我为什么要和你聊天?”李敏在网络上一向志高气昂。对方沉默了一会,发过来一句话:“你的报告打不出来,需要休息一下。或许聊聊天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打报告的事他怎么知道?李敏吃惊地捂住嘴。难道是哪个认识她的男同事在搞鬼?点开花落无声的资料,只有一句话:这家伙很懒,只留下一只眼睛。一看眼睛两个字,李敏心里不禁打了个寒蝉。她立刻想起那个死去的盗贼刘强临死前曾不停念叨两个字——眼睛。人体最脆弱的器官总能带给人类最深的恐惧。李敏敲着键盘:“你留下眼睛做什么?”“还债。”“还谁的债?”“我父亲。”“你很奇怪哦,为什么要还他一只眼睛?”“因为他的眼睛被人打瞎了。当时我也在场,却阻止不了。所以我是帮凶。”“没有报警么?”身为警察,李敏相信公安机关能够维护正义。对方沉默了。良久,才发过来一行字:“有时候没有人能够维护正义!”李敏在警校学过心理学,她能估计得出,坐在长长网线后面的,应该是一个经历过痛苦而悲观失望的人。大多数女人都很善良。对于每个悲观失望的人,她们都会带着一份怜悯的心情想给予别人帮助。李敏也不例外,虽然她是警察,但她更是一个善良的女人。她打着:“我是个警察。也许我可以帮你维护正义。”“我们不是同一时代的人。你不可能维护已逝去的正义。”“难道我很老么?我想我们都很年轻。(:”李敏想把话题谈的轻松些。“我们见面吧,趁我们都年轻。”对方提出意见的态度很坚决。李敏猜一定是哪个同事在跟自己开玩笑,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快提出见面的要求?可是转念一想,怕什么,说不定是哪个暗恋自己的人在试图跟自己约会,也说不定网络那头真有一个白马王子在等着呢。“去就去,我这么大一个人,又是个警察,还怕有谁把我吃了?”想到这,李敏在QQ上打了两个正正的字——同意。 每天都会有黑夜降临,就好象每天都会有人死亡。乐观的人说:每个黑夜之后都会有黎明。悲观的人说:白昼之后将是一个又一个黑夜。
  在车水马龙的街口,李敏见到了花落无声。他站在一棵高大的槐树下面,英俊潇洒,雪白的衬衣被都市的霓虹映出五色斑斓。李敏说:“我没想到你这么帅。”她的赞美是由衷的。“一小时前我很丑,可是我会变。”他笑了,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。他们坐进了一家快餐店。李敏从下午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,所以她要了份炸鸡翅,一个蔬菜汉堡,一大杯饮料。花落无声却什么都不吃。“你不想吃点什么吗?”李敏问。“不,谢谢。你没听说过秀色可餐吗?看着你的美丽,我把饥饿早忘了。”这家伙嘴还挺甜,李敏反而有点不好意思。她很少见网友,或者说她很不屑于见网友。在警校她曾陪同寝室一个女生去见了一只恐龙。那是一只真正的白垩鹦鹉龙,花花绿绿的穿着外加令人咋舌的相貌,给李敏心里留下过难以抹去的阴云。今天她本以为是哪个同事在偷偷约她,没想到对方却是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。意外的心情使她心中燃起了一个又一个五彩的梦。在警校的时候,她也曾经谈过一个男朋友。可惜最后工作被分在两个地方,所以他们又很快分手了。人的感情总如云彩一般变化无常。对于李敏来说,感情这种事需要随缘。今天卤莽有特殊的相遇,很难说不是冥冥之中缘分的安排。
  一段交谈之后,李敏对于面前这个男人产生了难以抵御的好感。在印象中,男人们通常说话总是粗鲁而随便。可是这个叫“花落无声”的男人不但谈吐温文尔雅而且特别善解人意。他仿佛知道你心里想什么,仿佛也知道你究竟想听什么。他的一言一行仿佛都体现出老天爷特意安排下的一种浪漫。于是,李敏很快觉得自己醉了。陶醉?麻醉?或者,是中了魔。她问他的名字。她需要一个真实的名字来完美充实她的梦。“我叫郑浩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总是很显眼?
  时钟指向了十一点。快餐店要关门了。郑浩说:“我家就在附近,我们去那里坐一会吧。”“太晚了,不太方便吧。”李敏真的不想很快就结束这样美好的夜晚。“怕什么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“我会害怕?”李敏笑着说,“我是警察,我怕什么?”“你不怕鬼?”“鬼?”南坪85号的怪异在李敏脑海中闪了一闪,但很快又被眼前郑浩的笑容所代替了。她说:“世上哪有鬼?就算有,我也会对它说:‘喂,我是警察,把手放在脑后然后爬在桌子上!’”“哈哈。”郑浩苍白的脸上笑得很无奈。
  走出快餐店,郑浩伸手要打出租车。李敏却说:“你家在哪儿?我有月票,不如我们坐公交车吧。”她喜欢让男人们感觉到她很节俭。郑浩没有反对。

打赏 赞(0)
微信
支付宝
微信二维码图片

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

支付宝二维码图片

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

luozhe99

IT从业人员,科技控,烧脑剧迷。 ——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,别太快冰释前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