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小哲日记 > [2020.02.25]2020年伊始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感悟

[2020.02.25]2020年伊始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感悟

这次真的是很久没有写东西了,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,刚刚开启春节假期就爆发了新冠肺炎的疫情。当年经历SARS的时候我年纪其实也不小了,记得当时也是人心惶惶的,心比较大的我好像并没有多担心,每天关注新闻少出门而已。而这次不一样了,疫情的严重程度加上又处于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,有了更多的一些感触和体会,目前疫情还没有结束,借此机会写写体会和思考吧。

这次疫情赶上了春节,所以对于刚刚开始的假期来说,在长沙过年的我和家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,大年三十照常在外公家吃年夜饭,看一半春晚就赶回家各自休息。虽然春晚临时增加了对武汉疫情支持的诗歌朗诵,但也没觉得多大的事儿,直到几天后的新闻开始大肆宣传,并且人人都开始戴口罩了,慢慢的网络上出现了确诊数据和周边确诊小区分布情况的公示,这才感觉病毒就在身边。

源源不断的消息被公布出来,原本就宅的我在家还是挺欢乐的,而春节假期先是推迟到元宵节之后,进而又再推迟一周复工在家远程办公,这期间还是把之前欠下的一些电影和节目给填上了。具体的思想上的年度总结之后还是要好好整理再写写。

这几年不断的听书看书,在认知上已经有了很多的改变,感觉谣言、阴谋论、生命科学、医学等东西都有了新的“触感”,看到一些东西能推演出一些背后的东西,既然写了就顺便谈谈。

关于病毒,我之前听流行病专家分析,鸟类携带的禽流感病毒原本不会传染给人,但是在中间宿主身上,禽流感病毒和人类流感病毒重排了基因,形成了一种新的、能“人传人”的病毒,也就是H1N1流感病毒。这个宿主之一就是猪。病毒学家把猪称为病毒的“搅拌碗”,因为它能够同时感染禽类和人类的流感病毒,而猪跟人靠得太近了。当年的SARS病毒来自蝙蝠,埃博拉病毒也来自蝙蝠,它们都通过中间宿主传给人。这次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,也是这种路径。医学上目前估算大自然中隐藏的病毒大概有16万种,而我们还只认识其中的3000种,未来的瘟疫很可能是某种未知病毒在人类中传播。

关于谣言,我之前看了好几本关于历史上瘟疫的书,埃博拉、美国流感、黑死病等等,谣言是必然会产生的一种东西,人们茶余饭后总有个别人出于各种目的进行造谣,相信的人多半是出于恐惧、无知或者是从众;其中肯定有阴谋论的说法会出现,说疫情之所以爆发是源于敌人的生化攻击之类的。对于这种说法,有了全新的认知以后就淡然,我不是学者,但说亮点基本就能判断了。首先病毒是潘多拉的盒子,如今这个“世界村”的大环境下,除非是反人类的恐怖袭击,想想后果都知道没有那个政府敢动用这个东西。其次是人类对病毒人认识,前面也提到了,技术上也还早得很。

关于生命,现代科学发现病毒其实也是一种“生命”,它有千千万万种,而且是可以不断进行变异的。在这个不断纷繁复杂的世界,宇宙都趋于由有序向无序发展的熵增中,和达尔文的演化论一样,病毒最终也是适者生存;养过植物的我就深有体会,“求生欲”是生物的本能,而就算是个体无法存活下去,保持整个物种的继续繁衍也是终极目标。同样,病毒也是如此,通过侵蚀寄主获取生存资源的同时,如何能保证不被免疫系统杀死,这是个体生存的挑战。而如果让寄主的病症延期发作,避免寄主过早死亡,就能充分保证自身物种的向外传播繁衍。所以潜伏期越长的病毒越是恐怖。

2020年了,还是那个感悟吧:珍爱生命,及时行乐。

luozhe99

IT从业人员,科技控,烧脑剧迷。 ——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,别太快冰释前嫌。